INFO
  • “版图” – 易承桃

  • “版图” – 易承桃

  • “版图” – 易承桃

  • “版图” – 易承桃

  • “版图” – 易承桃

XXX屹立在大地上

 

这个作品其实单纯的是想做一个机器人塞进这次的展览。

我对巨大机器人的迷恋是从小到大就没有断过的。也经常幻想巨大机器人在自己身边熟悉的场景中。把一个庞大的人形放入城市板块中与怪兽搏斗往往会改变人们对于空间大小和周围环境的认知——摩天大楼变得渺小,水泥的房屋与街道变得如纸板般脆弱,所谓的“附近”和相对于人的物质属性都发生了异化。

我们现在现实生活在的‘附近’其实也在我们持续使用导航地图和打卡软件中发生了异化。道路和房屋变成了指尖可操控的扁平图标,由时间作为尺度。对一个地点的喜爱程度也由程序转换成了星级评价。把这种‘异化’可视化成为扭曲的地图形状,加上超级机器人,所有元素一股脑地塞到史莱姆引擎的虚拟版图中,我觉得会特别的酷。

XXX屹立在大地上

 

这个作品其实单纯的是想做一个机器人塞进这次的展览。

我对巨大机器人的迷恋是从小到大就没有断过的。也经常幻想巨大机器人在自己身边熟悉的场景中。把一个庞大的人形放入城市板块中与怪兽搏斗往往会改变人们对于空间大小和周围环境的认知——摩天大楼变得渺小,水泥的房屋与街道变得如纸板般脆弱,所谓的“附近”和相对于人的物质属性都发生了异化。

我们现在现实生活在的‘附近’其实也在我们持续使用导航地图和打卡软件中发生了异化。道路和房屋变成了指尖可操控的扁平图标,由时间作为尺度。对一个地点的喜爱程度也由程序转换成了星级评价。把这种‘异化’可视化成为扭曲的地图形状,加上超级机器人,所有元素一股脑地塞到史莱姆引擎的虚拟版图中,我觉得会特别的酷。

Replay
Change

匿名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